• 2008-06-08 - [思想]

    2008-06-08

          07年上半年,迷恋上了一名女子。扳着指头算一算,到现在时间大约也流过了十五六个月了吧。后来在最近的一个Valentine’s Day那天晚上决定向她展开攻势。因为自己不是个开门见山的人,所以对她迂回婉转,保持距离而始终不离开她的视线。泡一杯清香绿茶,茶叶也要和白水相互交融。

         

          现在看来我这步棋走得还算是不太差。就好比中药一样,虽然见效慢,但因为有时间的缓冲,效力却非常的彻底。

         

         

          当下这个时段算得上是个特殊的时段。现在虽然被些许琐事烦扰而有些应接不暇,有些烦恼不已。可有的时候一个人独自,还是不自然的想起她那清澈的脸庞,她那柔弱的性格,她那不标准的普通话,她那独有的走路姿势和她那抿起嘴唇美丽的微笑……对我来说,它们总是那么的熟悉,总是那么的亲切。就如清新雅致的小诗,朗朗上口,没有太多的雕琢味。每当想起这些时,都会让我依恋永久,让我振奋感动。大概就是如此这般平常朴素的风景罢,不会有距离,不会有落差。

      

          故事是平常生活中产生的。我的故事,充满了懵懂和无知;她的经历,却成熟许多;而我们的,则是纯粹的温馨与幸福……有的时候时间过得真的比平常要快得多。当我越来越有着这样的强烈感觉时,一个半年也就这么过去了。这对我意味深重,是因为我还没来得及细细回味这段时期的幸福与甜蜜,是因为我就将要与我最心爱的人暂别一段,是因为我们俩就要共同承担起属于我们的未来,是因为许多许多……

  • 笑容 - [速写]

    2008-02-19

      低下头去皱起双眉回望昨日的朗朗星空,草长莺飞般的的孤寂感便会涌上心头。面对一段漫长的生活即将与之挥手告别,总觉过于突然过于仓促;或许只是缺少一部回放生活的留声机,可以将往日无法浮现的风景情形再次演绎再次重现;可是早已无法粘连起的凌乱的回忆,仿佛片片雪花一样,一遍遍扑打我尚未发僵的面容;虽然是过眼烟云,虽然是小草野木,就和道道沟壑一样相互交错,浅浅的刻划在我不停跳动的心中无法涂抹。

          而如今,我即将变成一叶孤舟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坚强漂泊,没有灯塔的指路,唯独自己的掌舵。不曾奢望拥有洒脱快意的人生,只是渴望在茫茫人潮人海里可以留下自己淡淡的笑容。

     

     

  • 各位看官请饭前观赏,切记切记!!!!

     

                                       低调的正文分割线

     

          本着无私的奉献精神和做人的基本原则,我把刚刚抢到的座位坦然大度的让给了这位老头,虽然这位矮个老头刚坐下就裂开那张大嘴嘿嘿的笑,而且还露出如同白捡到两毛钱后的猥琐神情。但是!既然!我已经做出了这样决定,我就不会再去计较什么,更不会去伸手向这位老头索要什么因为屁股和板凳接触后而摩擦出经济——是的,我想都没有去想。我十分谦虚但实事求是且不得不说地说,一份阳刚有力的气魄,一个胸怀坦荡的形象就应该像我这样——这样一个好男人形象。 

       

          但是当我做出了对于我自己来说异常简单的举动后,一个意想不到的场面发生了:这一车尚未开化的乘客竟向我投来的异常惊奇和充满敬意的目光(而且全部都是hll45°向上)!!稍等一下,根据画面中主次的差别,强烈的视觉冲击从而产生——镜头永久的定格在这一光辉瞬间——在一个拥挤不堪的公交车厢,一个青年高昂头颅,目不斜视,微眯双眼,身材伟岸…… 

     

         那什么词来着?对,是洒脱帅气,没有一点点迟疑,没有一点点多余。什么惊奇,什么敬意,我毫不在乎,对于我来说都素那天边的浮云!人哪,保守一点的说就像我这样,活着就要活出点境界。

         

          刚刚还热闹非常的车厢就因为这样的举动突然就变得十分安静,人们统统保持着一样的动作,不敢言语,就连发动机的噪音仿佛也小了很多。到底是因为我的光辉举动感动了他们,还是因为我的正面形象让他们自叹不如?反正满满一车子的人就这么哑口无声、就这么目光呆滞、就这么傻傻的看着我……不对,是cj的仰视着我——足足有15分钟之长,以至于经过好几个站牌竟没有一个乘客下车! 

     

         唉,我真的无可奈何了,不就是损失自己的利益无偿的奉献出去了么,这有什么呢?这样的事对我来说太习以为常、太普通不过、太小儿科了。至于有这么大的反应么?知道什么是高尚吗、晓得是么是素质吗、明白什么是觉悟吗?学过毛主席的“向雷锋同志学习”、“为人民服务”吗?懂嘛你们。不懂?慢慢去体会去吧!

     

          公交在慢慢的爬行,乘客在尽情的仰视,而我在坚挺的站立。我有点不耐烦了,的确不耐烦了。心想你们仰视的不累,我造型摆的还累了。你们越是崇敬,我就越是鄙夷。看看吧,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擒贼先擒王,做人当做强!知道有这么一句话么你们。就这样15分钟之后,我越发的心烦意躁了,但心里压着火气又不能发作。作为了一个知法守法好公民,仰视是他们的合法权利,我压根没有理由去侵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瞅着这样下去不会是个事,心里琢磨罢了罢了,我还是提前下车算了,免得一车人因为我的吸引力到最后耽误了回家——唉,这年头都干什么都能产生fans,真是没办法

     

       

          打定主意,于是在公交将要到站之时,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hll的一个转身就下了这辆充满故事的公交车。在我离开车门三秒钟之后,我突然听见身后发出一声长长的连续的惊叹声,接着便就是掌声一片。我迟疑了一下,嘴角微微上扬,然后轻轻的拂了拂双袖,不带走一声掌声,头也不回的迈开大步走去,在夕阳落幕余晖里渐行渐远,只留下那辆公交车和满载的乘客还呆呆的停在马路边久久不肯离开……  

  •      看罢这篇《郝劲松:我在手机漫游听证会现场的24小时》的帖子后,心中流出一股莫名的愤怒。原本以为这样一次的听证会总该会公平公正公开的举行,但万没想到和以往招开的听证会一模一样,无时无刻不体现着当代中国的特色。

        

          这次关于取缔手机漫游费的听证会,是涉及到垄断企业与人民的利益之争的会议,是广大手机用户所关注的热点,焦点。众所周知,所谓听证会,是政府部门对一些与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关联紧密的行政事务作决策时,对其必要性、可行性进行听证。其目的就在于广泛听取社会各方面的意见和建议,以提高政府决策的合理性、公开性、民主性和科学性。然而此次漫游费听证会却拒绝任何一名“无关”的旁听者入席旁听。与会者是官方指定的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三大通讯企业管理高层和主持会议的政府官员。很显然,这次听证会仍然体现着十足的官僚色彩,反应着典型的形式主义,隐藏着发指的相互勾结。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这次听证会,那就是网友总结的一句话:很黑很花瓶。

        

          实在是恰如其分。外表高贵美丽却装着看不见的黑暗。谎言,虚假漫天飞舞,这样的听证会开的有何意义?难道只是为了向老百姓显示一下民主的体现,民意的重视还是政府的改良?当然,此次听证会反应的是当前社会的缩影。如此具有当代政府色彩的向老百姓召开的会议正是当代社会矛盾、社会问题的体现。当广大劳动人民在认真学习三个代表的时候,我们却看到某些官员的不作为和腐败问题;当总书记在强调构建和谐社会,多听取民众意见的时候,我们却看到某些官员的强硬专制和道貌岸然;当总理在说出时时刻刻关心百姓的衣食住行,我们却看到医疗教育住房费用的持续走高。

        

         这就是中国目前所面临的问题,这又是何等的讽刺。目前这些大大小小的问题已经是数量众多,多如牛毛。更严重的是,政府却很少重视社会问题,组成政府的官员更多的是各自为战,重面子,强政绩,用虚假繁荣来粉饰太平。很长时间以来,我对政府及其官员是报以些许悲观的态度。如果中国的社会还将以此发展下去的话,我断言将有更多的问题在等着我们,中国的迅速崛起将不会有很大的希望。所以,我主张政府现在有必要进行改良,不要再进行虚伪的演出,发表空洞的演讲,应该拿出针对性的措施,来对社会进行改革,体现社会价值。

         

         以上就是我想要说的话,由于时间短促,未加修改。所以层次混乱,语无伦次。

  • 麻木 - [速写]

    2007-12-18

    寒冷的冬日助长了我的懒惰。不去运动,也不想看书,就这样呆呆的坐着。挺好。

    日子过得毫无热情。意志消沉,寡言少语,心情疲惫,行为失措,越是接近年底越是觉得慌忙。在不经意间,才突然发现07年就要这样糊里糊涂的离开。眼下,摆在我面前的道路貌似闪着微光,却发现越来越像一个可怕的陷阱,等着我自己纵身跳下去。

    我在疑虑什么,我又在担忧什么,为何变得如此畏手畏脚?罢了,不去思考它——也懒得再去思考它了。确切地说应该就是麻木了吧。或许对生活失去知觉的人,便是我如此般的感觉。伴着这寒冷的冬日到处弥漫着的严肃的气氛,就像一块无形的石头,压在我还未磨练过的身板上,让我艰于呼吸难于迈步。

    自认为是个感性的人,常常容易为身边的一些琐事而生感触而发感慨。然而,在不知不觉中,思维不再那么敏锐,言语也不再那么活跃,性情竟变的有些许迟钝。或许,这并非是什么坏事,人最终还是要改变一些的。

    在这寒冷的冬日,端一杯绿茶,就这样呆呆的坐着吧,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挺好。

  • 并非正值 - [速写]

    2007-11-28

         前几天有个P娃盛赞我,说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听到这话我不免觉得有些脸部发热。
         自从我记事起我就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因此这个赞誉之词我无论若何也不敢欣然接受。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自觉的还存有那么一点儿良心,如果不接受也就等于承认自己是个不正直的人。所以百般无奈只好厚着脸皮、哈着腰板、内心及其矛盾的将这两个字塞进了耳朵。但是我得郑重地声明我其实真的不想接受而且也不敢接受,因为这就如一团黑中的一点白,要是我欣然接受了那我该是多么的不合群。
        
         说实话,其实我也算不上是多么正直的人,充其量不过是身在鸡窝里的一只矮鹤。相比于身边的几个内心灰蒙蒙的爱玩心眼的专家,我大概稍微是要正派点——当然只是相对而言。如果有谁力气大的把我往大街上那么一扔,那我就如同是非洲大草原上的一头长鼻子猪,遇到大象立马就会原形毕露。
         亏得我还有点自知之明,明白在矮子里拔高算不了什么,也不会成为井底之蛙坐井观那一片单调的天。这两年我也算开了眼界,回回看过一次专家们的表演后就禁不住直感叹这屁大点地方怎么他娘娘的什么人也存在。然后又暗自庆幸在和几只鸡同处了那么多天后自己依然没怎么被同化、腐蚀,实在很幸运。
         这也许就是我比他们多的那么一点所谓的“正值”吧。



  • 剖析与成长 - [思想]

    2007-11-15

    至少,我还算个比较客观的人。对待身边的人、物、事基本上都是全方位,辨证的考虑。好的会赞扬,坏的会批评。好中有坏,坏中存好,则会去剔其糟粕而留其精华。将粕与精进行比较,得出结论,然后发现本质,还原其本来面目。
    个人认为,想要完全剖析一个人,最重要的是从其精神、言行、爱好这三方面入手。首先是神,其次是行。神为本质,行为点缀。而爱好只是言行的衍生,好之所好,即行之所好。将这三方面全部弄清,即了解一个完人。
    如此一来,完人即非完人。所谓的成功与失败不过是相比较来说。没有完美的成功,也没有彻底的失败,并且只是暂时,绝非永恒。关键是在剖析过程中要注重客观分析与自我比较。自信而自省,乐观而谨慎,如此才能不断锻炼,不断成长。正所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如是而已。前途可定。


  •      微微的风吹进破烂的窗,在落日余晖的照射下,渐渐吹出秋季的凉爽。一个斜长的身影投射在灰白的地板,像一团淡淡的墨汁,染在这昏黄的世界。
         模糊的灰暗慢慢笼罩。我早已吃过晚饭,和着音乐独自品尝窗外景色。依然是三三两两,依然是卿卿我我,依然是笑声不断。于是,在这杂音的伴随下,浑浊了我此时单纯的思想。这个喧嚣杂乱的世界里,我只有保持目前还不曾改变的状态,然后不断前行。
         
    日子一天接着一天。只是每天还是走着一条不值得纪念的道路;只是前方的道路还未曾清晰可见;只是每天的生活还是如此单一乏味。当然偶尔也换换方式,但是太久也就觉得变了那种过瘾的味道。打开博客,吹一吹里面的灰尘。每次都是如此,没有任何变化,热闹的依然热闹,冷清的依旧冷清。就像这混杂纷乱的世界,亘古不变。

  • 关于Sara之死 - [影评]

    2007-10-10

       

    不明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还在关心Sara到底死没死,猜测Sara到底什么时候可以王者归来。这些个都是白天吃饭吃撑了的还是晚上睡觉前习惯性意淫的?吃多了的赶快坐马桶去,喜欢意淫的继续去看你的棒子戏、台湾戏去。

         死都死了,还在幻想什么。公共厕所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浮燥无知的小P孩们,你们什么都不懂,什么男主角、女主角,什么伟大的爱情、圆满的结局。PB这出戏是棒子们拍的吗?

         即使活着又能怎样?能帮Scofield挖地道?能和Scofield完美结合?想都不要想了。她只是Scofield的一个有点绯闻的工具,从第二季中途以后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根据PB的一贯风格,没有意义的人就应该立即挂掉,从这个蔚蓝色的星球上彻底消失。

         所以,奉劝两句,对于遭受打击的广大无知的P孩们,要正视目前的残酷现实,再如何意淫幻想,Sara也不会再回到你们的眼前。

     

  • 初秋合肥 - [速写]

    2007-09-07

    9月初,凉爽宜人。

    这是个非典型的初秋合肥。

    就像高潮后的短暂温存,这座城市终于也显现出些许端庄温柔和娴静。

    这里不是繁华都市,这里不是文化名城。这里永远缺少时尚的流行气息,缺少深刻的人文思想,但这里同样散发淡淡的闲情雅致,散发隐隐的奋斗拼搏。

    这里的生命平凡普通,这里的生活悠闲自得。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那片一亩三分地,或勤劳或慵懒的耕耘收获或失去,品尝着最真挚的快乐和悲伤,最简单的成功和失败。

    这里隐匿着一个目光忧郁,内心悸动的平凡青年,独自欣赏晚霞,只身感受月夜。捧着他那厚厚的书本,坚强的在这里苟延残喘。